• 10.8,灾难 - [描述海岸]

    2009-10-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iny7days-logs/48774926.html

    10.8到现在10.20,已经过去十几天。很漫长。

    我出生就是在那座矿山上,从我记事到现在将近30年的时间里,事故不是没听说过,一人如何,两人怎样,三人不幸遇到什么。家里若有人在矿井下当班,家人必定提心吊胆。

    那天正在准备开电视看剧,爸爸从楼下回来取了几样出门必备,说二直井出了事,罐笼脱轨掉下去了,他得去看看。我爸做为机械工曾经下过矿井,而我只在去年才偷偷跑到那井洞口远远站着看了几眼,拍了几张照片,在此之前,对那矿井的深度、结构一无所知。我爸关心情况于是去了。

    接下来坏消息一个一个传来,异想天开的传言也有几个,什么谁谁掉进去没大碍瘸着腿一边呻吟一边救人,另一边又说哪一个家里的小孩才出生20天……等等等等,当时尚不清楚深度及人数,只知道很多官去了,很多车去了,依赖搜索引擎的我想起可以在网上查一下矿井的资料家里的电脑却刚好坏了,没有数据,只有传闻。想摸手机出来找个人能上网的朋友帮忙看看,却发现手机不在身上,又想起去婆家取手机,一路走过去,平日里热闹的街面上冷清得心中凉飕飕,下棋的打牌的闲聊的人群没了影,只剩下几个拄着拐杖的老爷爷老奶奶在发愣,往日里一见到我们这些难得回山上呆几天的人就满脸堆笑的样子不见了,表情坏着,不敢多看。走到婆家楼下才想起家里人肯定已经都去了二直井,我没钥匙进不去。只好又走回娘家。彻彻还在那里高高兴兴地玩着,八天长假的最后一天。我突然想起他的幼儿园就在二直井马路对面的山坡上,直线距离不超过100米。

    爸爸回来吃了午饭,只说那边不让人进去,封锁了,围了很多人,事情很大。我问我爸,那井有多深,我爸回答说,几百米吧,现在应该更深了。“几百米”。我知道这个高度的瞬间,顿时就脑补出漆黑狭窄的矿井中,载着人的罐笼的钢索脱出,直坠而下,坠入几百米深的地下,然后哐的一声……粉碎!

    但这时,多少人在上面,还没有具体数字出来。只知道是送上早班的矿工下去。死了的会从飞水岩那边的入口运出来。

    爸爸吃完饭又去了,我妈说上午去看了一眼,看到亲属在人群里哭着喊着,看不下去就回来了,也不会再去。几个邻居在楼下满脸忧色地聊了一阵,都是不想再去看的,又说起我们这一边没有人在那些单位工作。于是便又回了屋子里打起了麻将,约好了似的,谁都不在牌桌上提这次的事故。只听到救护车的声音乌拉乌拉响着。

    我抽时间去网吧搜了一下,新闻还没出来,也没有了搜矿井数据的心思。一直到晚饭后再去网吧,才搜出来:31人,26死5伤,19人为当场死亡。

    那时候天已经黑了,居民区的每个角落都有人群,所有人都在讨论这天的事故,无论走到哪里听到的都是谁谁谁多大年纪,谁谁谁找不到完整尸体,只有网吧里的一些学生仔还在玩着游戏不问世事。我坐在网吧二楼的窗边,一伸头就看见楼下的人群,他们的话音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两边截然不同。

    搜到消息之后没多久彻彻就跑到网吧来找我了,还说他哭着找我,电话打到我妈那,我妈想我肯定在网吧,就带他来了。回到家里,彻彻爷爷的几个以前的工友徒弟都跑来了家里,依然是谈论着事故的事,我把网上看到的数据给他们说了。

    顷刻间,31个活蹦乱跳的人,变成了“26死5重伤”这样的数据。

    那天晚上依然依照彻彻的习惯早早睡了,半梦半醒间不停地反复地播放出脑补的那一幕,直坠下去的情景,仿佛自己就身在那罐笼之上。惊醒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摸起DS来打那个对我极其有催眠效果的游戏,5分钟之后睡着,再惊醒。半夜的时候楼下还传来犬吠,一直叫着不肯停下,甚至还有人声传来,仔细辨认,依然在谈论着白天的事。

    早晨醒来之后,等了很久彻彻幼儿园的园车播放的音乐始终没有响起,以为是距离二直井太近要停一天课了,彻彻跟他爷爷去了街上又听隔壁的说因为二直井塞车所以园车开不过来,需要家长把孩子送过去。这样我才带着彻彻,经过了二直井的门口。一大早的,那门口已经挤满了人。彻彻对一切浑然不知,早晨还撒娇不想上幼儿园,一进幼儿园门又对我挥了挥手说再见就跑了进去。我出来,站在地势高的幼儿园门口,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绿色的帐篷里,是等着认领的遇难矿工遗体吧。

    下午去接儿子回家的时候遇到了小学中学的同学,他在地质科。遇难的人里有两个是地质科的科员,下去是为了勘察地质。

    10号晚上的票,我来了上海。去火车站的路上,一路坑坑洼洼,想起每年都要修的这一条据说是被太多的载重卡车压坏的路,不由想起在家看的《李卫当/辞官》,李卫年轻的时候治理河工,那苏阳县的河堤也是年年修,朝廷年年给苏阳县拨银子。修好了视察通过了,来年汛期之前却又因河水迅猛河堤失修,朝廷又再拨款,县令再修……如此循环。异曲同工吧?

    连火车上都遇到同市的人谈论这件事情。

    ————————————————————————

    搜了几则新闻:

    湖南冷水江矿难:国家安监总局通报  来源:中国新闻网
    核心提示: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日前通报湖南省冷水江市“10·8”重大坠罐事故。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日前通报湖南省冷水江市“10.8”重大坠罐事故。通报指出,该事故发生在国庆节期间,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影响恶劣,损失惨重,教训深刻,暴露出企业法制意识不强,隐患排查治理工作不力,安全管理混乱等问题。

      2009年10月8日上午9时15分左右,湖南省锡矿山闪星锑业有限责任公司南矿2号井发生坠罐事故,造成26人死亡、5人重伤。

      该公司位于湖南省冷水江市,是以采、选、冶为主,集锌冶炼、化工为一体的大型有色金属联合企业,隶属于湖南省有色控股集团公司。故矿安全生产许可证已于2008年6月到期正在办理延期手续;南矿2号井为箕斗、罐笼混合竖井,提升机型号为KJ2-2.5,罐笼核定乘员24人

      通报称,据初步了解,该矿2号井在运送人员上下井过程中(下降罐笼乘员27人,上升罐笼乘员4人),因带动上升罐笼的滚筒上的调绳离合器脱离,使该滚筒处于自由状态,上升罐笼高速带绳下坠,下降罐笼失去平衡也高速带绳下坠,提升机司机立即采取制动措施,但制动系统制动力严重不足,未能有效制动,造成一对罐笼相继坠入井底,并将钢丝绳全部拽脱,也坠入井底。事故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事故发生后,国务院领导同志高度重视并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全力救治伤员,妥善做好各项善后工作;认真查明事故原因,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同时要督促各地严格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防止长假后生产安全事故反弹。

      对此,通报要求,各地要认真开展节后复产安全检查工作,切实加强井工开采矿山提升系统安全管理工作,严格执行危险性较大设备设施检测检验制度,严肃查处事故,加大责任追究力度,避免同类事故重复发生。

    编辑:许冬晖

    以及幸存者采访摘抄:

    “我们31个工友大约是上午9点下井,当时我还清楚地记得在井下的15中段停歇了一下,因为15中段有4个工人下班,要上去。当罐笼再次启动向下时,我感觉明显有异常,发现飞车后,我就紧紧抓住罐笼上方的扶手杆不放。那一刻,我听到所有的工人兄弟都在罐笼中惊呼尖叫。”

    “我感到自己的一双腿,还有腰椎都断掉了。钻心的疼痛,让我根本受不了,我对前来救援的人员说,请把倒在我腿上的人移开,我太痛了。”

    当时事故发生得太突然了,当他发现飞车时,他下意识地大声呼喊:“大家快抓住扶手!”但是罐笼坠落的速度之快使绝大多数工友们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由于抓住了罐笼上方的扶手杆,而得以保住了性命。

    “罐笼坠落之后,我就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我醒来时,发现旁边的两个同事躺在地上,我想把他们扶起来,但是毫无力气,我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腿断掉了。”

    …………

    ————————————————————

    ·后来调查出来,坠落时距离井底高度约60米,差不多相当于我目前在上海住的楼层高度。这种情况下能有幸存者完全是靠他们自己的反应迅速。(井总深是532米)现在5名伤者已经在湘雅附三医治,得救与否尚不能知。

    ·昨天下午娄底地区又发生了事故,这次是幼儿园的园车翻入池塘,4个小朋友遇难。

    ·这个地球,真的很可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