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可记得ZJ - [废话仓库]

    2008-10-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iny7days-logs/29974914.html

    今天返长沙。因为隔得近了,咱妈连送都懒得送,忙着做午饭吃去了。

    之前问赵昀彻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来长沙,他想了想说好。我反复问了几次,还说长沙有很多车子,他就很激动,非常向往。今天走的时候他一个人冲在前面,一边跑一遍喊着:“我要去长沙,有好多好多车子!”结果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们拎包上车,车开过的时候看见他欲哭的脸,心想,这次应该不会大哭吧。

     

    结果打电话回去一问,哭得好惨呢,在车开走之后。啊哟我的赵昀彻也知道挂住爹娘了。

    这个小孩子,真是娇纵得很,随便动他一下就大哭,一副我欺负了他的样子,去爷爷奶奶跟前告我状,谁问他怎么了都是:“妈妈欺负我!”一下子有点小生气!早晨跑进我们房间,大喊一声“爸爸”,却望着我似笑非笑,突然飞快张口一句“傻瓜”,跑掉……

     

    有次晚上我看他在那里玩得很哈皮,好可爱啊,跑去抓住他说:“我最喜欢你了!”结果他马上会一句:“我不喜欢你了!”又在那里似笑非笑,他爸爸跑来“那你喜欢爸爸吗?”他马上回:“我喜欢爸爸!”问他是真的不喜欢还是假的,他一会真的一会假的- =真郁闷……

    但是隔天早晨又爬到我们床上来叫我,一起下楼我走在最后的时候他一直在楼下问:“妈妈怎么还不来!”我一出现在楼道门口就欢天喜地跑过来往我身上蹭~抱住了居然就不肯下去。

    那么小一个小婴儿一转眼居然长这么大了,跑来跑去,调皮得很!

     

    会趴在他爸爸胸前,拍打他爸爸的胸口:“把你当崩崩打!”

    会蹭到我跟电脑之间,一边吵着要看他自己的照片和录像,一边用头往后顶我,然后躺在我肚子上说:“把你当枕头枕!”

    一把抓过他塞在头下,也当枕头枕o(∩_∩)o!

     

    小孩子真是不知疲累,可以一直围着跑啊跑啊不停跑,我看得头晕他还没跑晕!又太容易吓唬,无论什么时候说句:“前面有怪物。”马上转身跑回来蹭住我们。还经常变身成“奥特曼”、“小狗”、“蛇”,分别是“奥特曼发火了,打中怪物的头!”、在地上爬着就是“变成小狗了”、趴在地上匍匐前进就是“变成蛇了”。

    教他看书,我说的如果跟他爷爷奶奶教的不一样,就会发脾气不给我看- =好吧,我会送你去幼儿园的!相信我说的跟老师教的不会想去太远……

    但想起未来,真是件苦闷的事情,感觉到压力真的很大。何去何从,何时尘埃落定。

    今天在长途扯上突然文艺心大发,不停地想起以前的事情。很多是很久很久没有想过的。想起那年在情人岛看流星雨,那个下了班带着充气沙发来看的人;想起第一次去北京见到的那些人因为路走得不同后来没再联系;想起学生时木白哥和秋池姐一起来看我,我一直觉得白吃白喝他们的挺过意不去一直想着得回请一次才好其实当时他们根本把我当小孩看就像如今我总把别人当小孩看根本不会想到请他们吃一顿饭看一次岳麓书院还要他们回请;又想起去娄底找秋池姐玩,我一句“我夏天从来不在脸上擦东西”实在是青春无敌让秋池姐好生感慨,如今我也到她当时的岁数啦,才明白那句无心的话实在是有点直接呀,还有一直收藏着的秋池姐给我的那套衣服,露背的少数民族风肚兜和超短的印第安人头像短裙,招摇地穿到教室里去过的我实在不像话呀;还有莞尔姐对我的那26分的评价;以及在广州的时候见到劳拉姐一起吃饭送她去赶地铁;以及不死鸟兄近年隔一段时间就重复一次的聊天内容;还有某个在宿舍外的球场边的树下哭着发短信的时光;和菁菁在KTV唱大厅一人每晚只花10块钱;还有中山陪着星心姐招聘吃盒饭;陪TT去逛永远逛不完的布市,以及当时还是很可爱的某个少爷以及那年的月饼节……甚至想起了高中的一个笔友,因为目前有点同行,甚至想了一下某次偶遇,会不会问他“你可记得ZJ?”

    哈哈哈。

    岁月不再。

     

    分享到:

    评论

  • ><黑可爱
  • 嗯嗯,看看藤更新得真勤奋啊,汗
    彻彻越来越帅啦,亲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