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概念无 - [废话仓库]

    2008-05-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iny7days-logs/21924522.html

    翻买了很久的电影看。发现很多没看过但依旧不想看。

    美国版《触不到的恋人》,一开始就猜想是喜剧结尾,果然。时空在其中混乱交错。一个人去乐宾逛,在-1吃干炒牛河,吃完翻出小本子,想象还是数年前在KFC写小说的自己。随便记叙电影里看到的,突然一声脆响。在手腕上戴了进两年的白水晶手串断了,水晶珠子滚满地。搜寻了半天,大概也没能找全。也不记得原来是多少粒,在手腕上比,也不觉得是不是短了。

    是老公买给我的生日礼物。

    又想起Q给过一篇《情迷六月花》的影评,于是看这个片子。真长。对我来说挺考验耐心的。女主角刚出来的时候觉得蛮漂亮,后来june一登场,论五官其实是主角好,但气场显然弱JUNE太多,黯然失色。其他的就是那么看着,不知道能想到什么。觉得能那样写作也挺惬意,指的是阿奈丝那样的生活环境。

    前几天还翻出《RH阳性》里看,看了7集里面的演员演技还是生硬到直挺挺的,但我居然就那么看了半个下午,直到第一碟转完。可能是在沙发上躺得太舒服,懒得去换碟。我要当宅人,除了电脑网络,DVD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喜欢在电脑上看东西。

    今晚看的是港片,06年的吧,《犀照》。鬼片呢。中阴有闻,七七四十九。明明继承的是一种文化,闹腾P咧。

    最近买的电影都是霓虹片,松田包子演了一个《坏家伙》,正好我开始玩《放课后少年》,居然把这两个场景叠加起来想了。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还在上小学,失去了原来的学校,转学到了新学校。但新学校的同学其实是我现实里的小学同学,我可以叫出他们的名字,但是梦又在对我说:他们是新同学。我又觉得自己明明认得他们,又必须认为他们是新同学。非常矛盾,这个时候外面有人叫收信,先叫了一个同学,然后叫我,吴淼水,你的名字怎么写啊,我正准备告诉他,听到门铃在响,大声喊我:吴淼水、吴淼水。我说:来啦。然后就听见我手机响了,是赤桥传说的铃声,好熟悉啊,接起来,传来老公的怒吼——你在哪里啊!快开门!

    ……我在做梦。

    一边想着“我怎么成吴淼水了”一边睡眼惺忪去开门,老公没带钥匙。我又睡了一个下午。

    吴淼水是谁啊?谁知道?是《大宋提刑官》里面最坏的那个贪官,到最后宋慈也没能治了他。我很讨厌他的,因为演员不好看。选个帅一点的演多好……

    分享到:

    评论

  • 哈,宅得好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