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的起伏 - [描述海岸]

    2007-01-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iny7days-logs/11730321.html

    2004/02/05 上午 11:14:31  关于茶壶煮汤圆   
    今天似乎是元宵节?或者明天?
    呵,是今天。
    昨天公司发了汤圆,拿回去就放茶壶里煮了。开始没什么,就是没勺子没瓢的要弄上来还有点困难。
    本来没什么的。
    确实没什么的。
    只是想把最后一个小丸子弄上来的时候,TT那笨鱼居然终于笑了。
    她为什么……不~他为什么要笑呢?为什么要笑呢,这一笑笑得我TM捞N次都掉下去了,还有数次惊险遭遇。
    另,是芝麻馅。黑芝麻。
    于是最近茶壶里倒出的水总是有黑色颗粒吧,我以为。

     

    2004/02/11 下午 03:35:11  似乎又到了打电话回家的时间了   
    这几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很忙。很忙。
    今天芦苇她们会来,能这样相处也不错的。
    大学同学在我离开之后还能聚在一起我真的觉得不错。我很想菁菁和小马。昨天和菁菁视频了。
    那年我们仨都很狼狈,现在总算没有了大风大浪。而菁菁,如今对马康真的已经再无感情,只能是普通朋友。
    我一开始就知道,马康是个很难忘情的人,虽然接触不多,但是慎独这个ID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

    中青也许会再聚会,劳拉姐姐找到我让我出点主意,我想了半天还是昏昏然。其实我不善于和人打交道。

    HYDE,亲爱的,我很快就能听到你的666了。


    2004/02/13 上午 11:40:37  突然想起了曾经的风浪   
    芦苇和苑苑现在住在我的“宿舍”。我还是把那叫宿舍吧。
    说起来那天的那句很BT的话实在不是我的本意。只是我真的没听过地铁的呜鸣。
    我也没想过我穿那双鞋会比没穿某双鞋的TT高那么多,所以我突兀地站在地铁里,有一点点尴尬。
    所以我和那个女人嬉笑。
    我怎么知道这个时候列车会发出叫声呢。
    我不过是在不拥挤的地铁里,很清脆地说了声:“它叫了!”
    为什么TT笑了我也笑了,连TT身后坐着的乘客都笑了呢?
    糗。
    不过没关系。
    TT已经习惯,那个人不认识我。

    我现在不得不担心学校的事情了。或者真的麻烦了。
    其实是已经麻烦了。


    2004/02/28 下午 11:19:50  起床在下午5点半   
    吃拉面吃臭豆腐玩游戏逛新城市~天堂~~~再打个饱嗝!

    这就是我完美的日记了!请欣赏。


    2004/03/04 下午 12:45:34  过完这个冬天   
    我想起到广州第一天,那个从总编室里出来迎接的人的身影了。当然他不完美,可是他值得我尊敬。
    离开是所有人迟早的事情。
    不写太多。


    2004/04/20 10:49:41  吧嗒吧嗒   
    恢复正常,开始写论文。
    我居然才开始写论文。


    2004/04/21 18:10:39  蚂蚁也有天堂吗?   
    那天,我病了。发烧,请假。
    那种昏睡真的很难受。
    琳在我睡过去那一瞬间打来电话,然后陪了我一下午。
    我在的士里就知道,妈妈会打电话给我。

    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小时侯发烧得再厉害,也是能跑跳。没有难受的记忆。
    而自从上了大学,一旦发烧,就是全身上下没一个地方舒坦。
    是不是,那一次之后,我元气大伤。

    我想着幸福日子的。
    和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的人在一起是种幸福。
    感情奇妙无比。
    我有很多这样的人,也许不在身边。
    我很幸福。

    菁菁来了之后,太匆忙了。
    连话也没好好说上。
    她在我身边睡着了,听着她的呼吸。
    我却回不去了,那些我其实并不想回去却绝对怀念的时光。

    我总在我的文字里表达这些。
    那些故事,很多,都怀着一种对童年的想念。
    姚姚说,真的不相信,那是个20多岁的人写出来的。
    是的,我用了相当多的小孩子的心情来完成那个故事。
    我的言行也确实一天比一天幼稚。

    我知道自己已经逐渐苍老的缘故。

    我开始有了分身。
    也许以后,现在的我会被那个分身代替。
    她无关纷争,低调做人。
    见过了许多之后,越发觉得自己这样的心境来得可贵。

    我心情的好坏,理由变的那么简单。
    并且那么容易遗忘。
    谁说,我不是曾经的我。
    我依然是我。没有改变。


    2004/05/06 18:20:52  我回到了学校。   
    在广州起床,出门,在长沙回门,入睡。
    啸啸在旁边睡,笑得我!
    有时候我不愿意想其他事情的,我只想玩游戏啊!
    我们聊天到天亮,睡到午后。
    我们懒惰,我们快乐。

    我想到一些可以写的故事。
    她嗜红,她流离失所。她幸福。
    红色是幸福,是第一章。的幸福。

    无错,我是个幸福的人。
    所以,我低头看那些为了不幸福而不幸福地活着的人。


    2004/05/20 15:33:58  在家   
    睡着。
    逃避着。


    2004/06/12 10:47:13  很久没写日记   
    今天比较特别,就来了。
    是我到广州整整一年。

    昨天在那里庆祝了一个版的周年。
    今天是我自己一个人的周年。

    于是纪念一下吧。
    我以后不要吃牛扒了,真的吃不完啊。

    都说我不写新文,其实我只是都收起来了。

    好吧,只是说一声。
    把那个不BT的东西也发上来好了。
    ——————————————————————
    [韶光渐远]且行且珍重

    只是突然想到了这个题目。
    很忙,忙到飞起。那一个月的假期太悠闲,于是现在也忙碌。什么因,什么果。
    我想,我也是要写的吧。这一周年的主题,我怎么能错过。

    一年前,6月10日,这个版初初开了,6月11日正式开通。很多很多的朋友来了这里,这里本来的朋友来纷纷来祝贺。
    我们知道的,一路跌撞的搬迁不是纯粹的喜气洋洋,是心底生出了新的东西,有笑必有泪,有快乐必有挣扎。

    先对你说,亲爱的泡泡。我说,这里是我们大家的,而我自己,不能少了你。于是你来了。
    然后对空空说,空空猪,你从开始的不知情的冲动,把不多的时间都花在了这里,让这里更像一个家。
    还有小b,我说,分清楚b女和b仔我就涅磐了。这个详细情形我就不公开说了。
    最初是这样的。我记忆力完好。

    姐姐,无论怎么变,你是我这里不变的贵宾。
    亲爱的雪,我再找不到一个如你这般可爱的女人。
    飞飞,那时候,每天收到你的短信是我的习惯,有一天没有了,我便来找你要。你原来是一个如此早熟而可爱的孩子。
    灵儿,碧水灵儿,从最开始看到你,就被你的灵气与真诚感动着。
    K宝宝,成长中的宝宝,和我一样喜欢VR,而你要的666我始终没有买到。
    VIDA妖精,你很久没来,我想念你真实透彻的文字。
    轮到你了,小琉,啸说起你只说一个“玄”字,我真没再见过比你还随性说话的人,虽然会有许多人不接受,放心,这里的人多半对你又爱又恨。
    亲爱的九,你的文字那么美丽,你的人那么温柔,我期待着你的笔下生花,把这里的孩子一个个打动。
    香凝,疼我的好姐姐,明天就可以见到你。
    丹枚,我期待你来,你却投身泡泡堂,我好恨!

    而其实,每一个肯在这个小小版块上留步的人,都是我的贵宾。

    蝴蝶,沉音,沉沉,海蓝,天蝎、幸福、韵芷……可以不原谅我没有一一列出你们的名字,但请记住,我们是一家人。

    水竹,我亲爱的啸。你在我旁边,睡着,听你的呼吸,好想抱住你,又怕吵醒你。不要怀疑我的性取向,可是我爱你。我跟所有人说我是罗莉控,只是因为你。
    蓝,其实我觉得你是个懒散的女孩子,总是呵呵笑一笑说,那没什么啊。你写过这里的人名故事,还说“打造我们的藤藤版面。”我记在了左手右手拇指靠拇指食指靠食指的那个地方。
    晓笑,一个不断变出美丽文字的娃娃。我还记得你提起我用的词语。
    ……
    那么多。

    来说说,那天这里新加了内容,书香和碟影。由此我认识了迎这个笨女人,还有卡卡那个疯男人。
    在其他版的帖子里看到卡卡的话就觉得这个家伙真危险,没想到他居然是迎那个我遇到的最笨的女人的66……迎总是在找她的66,是的,你这个笨女人,说了再见,就来再见面吧。

    还有总来上课的狮子哥哥,灵气逼人的麦秋……虽然交谈不多,我喜欢你们。
    对了,还有那次HOT大战我吵架吵来的NARA和她的狐狸。

    有天,b去了加拿大,拿着一串阿拉伯数字告诉我那边多么寒冷。
    我再看看日历,明天,6月12日,一年前我从长沙拖着行李来到陌生的广州,开始我的第一份工作。《STORY100》是我亲爱的宝贝。
    于是我见到了泡泡。到现在,我还盖着泡泡给我的被子,躺在泡泡给我的床单上。却依然没有和她器乐吃哈根达斯。

    2003年8月5日,在白云机场我接到TT,开始了与这只猫的同居生活。
    2003年8月6号,我见到了我的姚姚,我们相识三年,终于见面。

    8月底我见到了蓝蓝,9月初见到了啸啸,这俩丫头迅速凑堆成功。
    我是媒人。

    还有我始终没机会去见见的,我担任的第一个版主的“同事”,居然到了长沙的,那么早就认识了的雯雯,昨天写到这里的时候下班啦= =|||真没想到我和你会在这里有相聚。我还会回来的!

    …………

    这么样一年。真TM像场梦!

    那么最后,我提一个人——亲爱的平老大,没有你,怎有如此快乐的我们?


    2004/06/13 13:37:03  我来解释一下   
    “我总是不停不停地失去知觉”这句话是意思是
    1、我经常睡得人事不省
    2、我一感冒就忘记了这个世界(平均3天感冒一次)


    2004/06/14 17:04:42  我是为了写一个老爷爷   
    早晨的时候我跑过去等车,
    有个“LADY”从车上走下来丢掉一杯豆奶,在众人脚边上,众目睽睽。
    老爷爷走过来,骂:丢人。乱丢。
    他走了过来又走了过去,然后~我瀑布汗……他居然跑过去把那个豆奶杯和其他垃圾捡了起来……我汗!丢到了附近的垃圾箱,我再汗。
    这时候我遇到了虹茶,后来这个老爷爷和我们一起上车,一上车就有人让座,他很高兴。
    过了一站,我边上的人下了空出座位,我看看虹茶虹茶看看我,都没动,我转头又看看后面站着的人。
    因为只一站路了偶们都懒得坐……
    这时候那个老爷爷发出了神奇的笑声,对我说,你坐啊。
    又低语:真不错,还谦让!
    看来他今天真高兴了!
    我却觉得我怎么像个小学生啊= =我汗!
    我很想告诉他,真的不是他以为的样子的说
    我汗!

    最后,我以一分钟之差,迟到了!


    2004/06/24 14:55:18  快乐与悲伤   
    我总觉得自己过得麻木了,脑子也被禁锢了。


    2004/06/25 9:41:46  小朋友(1)   
    我带过少少几次团,都是小学生。
    其中有一个孩子给我寄了很多情深深雨蒙蒙的画片,还有星星。那年正是这部剧热播的时候。
    孩子们都对我说,我喜欢如萍。
    为什么?
    因为她好看。
    但是这个孩子,叫蔡琛的孩子,像男生的女孩子,一直往我嘴里喂吃的的孩子,她说,依萍确实没如萍好看,但是我喜欢她的性格些。
    于是在那群小脑袋里,她特别。
    她还请我去溜冰,但是我出于种种心理,拒绝了。
    倒是个遗憾。
    我给她回过信。
    后来还是,断了联系。

    今天则是,又接到另一个孩子的电话。那次是带她们去花明楼。她最喜欢粘我。
    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刘思卓,缺了牙的嘴翘起来,笑得满脸都是花。
    她问了我的电话,从长沙追踪到广州。尽管我换了好几次号码,她都有能耐找到我。终于我不再换号码。短期。
    今早的电话,是她考完期末后,开始放假的第一天早晨睡醒了打来的。
    她不说什么,只笑笑说些自己的生活,干涩的描述。
    说了几句问我在做什么。
    我在上班。
    那我不打扰你了。
    我曾经让她去找我们的杂志。
    终究太小,不得法门,总只买到漫画100。急忙奔回家就给我电话。
    我买到了,婷婷姐姐。
    上面写的什么字?
    封面啊?漫友!
    有没有英文字母?
    ……有!什么c……
    呵,买错了。
    啊?买错了?
    没,一样的。
    你还在上班啊?
    嗯。
    那我不打扰你了。

    她平均一个月给我一个电话,为了这本书,她连续三天都给我打。
    我把她的名字写进我的小说,当了主角。


    2004/06/26 23:21:17  我一回头   
    看见窗外天空里
    横架的机械手
    叫那一片画面
    干净而真实


    2004/07/02 9:45:01  台风的名字叫婷婷   
    看《连城诀》的时候已经很久地想过了死亡。
    我突然觉得那真是最可怕的东西。而总有突然不怕的时候。
    人是奇特的。

    早晨又遇到那个老婆婆了。那么老。
    连续三天打车,今天在红绿灯转角看到另一个老婆婆、过马路。
    很多车都抢在她前面。
    我又突然想到自己老的时候。

    如今啊,能胡思乱想的时间也只剩下在车上了。昨天也想了很多,在65路上。将来我不知怎样。
    木每姐姐听说要生孩子了。
    又是一个开始。

    我 最近总想着推翻过去写的感觉,把 过去写的东西都重写。
    巨大的工程?很容易的事情 ?


    2004/07/03 16:50:17  没有一件衣服合意   
    我爬起来了。
    昨天排了3小时的字,把19000的文排出13000的效果。又想起偶像的随笔里写的,12000字里写出小说才叫狠。
    我还是超了。
    最近过生日的人很多。TT昨天买了只猴子送给我。
    是只H的猴子啊。
    我单纯记得发工资后的那天我就又长了一岁。
    我还做梦梦见了两个班底在拍《侠客行》,其中那个找不到男主角的班底就是我在操纵。
    恍惚地想起14岁那年那种离奇的决绝,难道真的是我?
    想起我似乎带着谁参加过班里的聚会,现在好像是毕业后的那个月份。
    还想起我表姐居然想帮我介绍对象。
    我多大了?
    可以结婚了呀?

    其实我早就想结婚了。


    2004/07/11 20:32:46  今天看的电影   
    《风的传说》,很奇怪的名字,没有高潮,情节简单。女人男朋友抛弃了她,家里有老爸在等着见女婿,黯然地,连车也没有赶上,遇上在工作时打过照面的男人,花钱让男人开车送自己回乡过年。
    中途再花10万,买通男人演戏。回家之后细微点滴,身为孤儿的男人与老人互相喜欢。
    才知道原来这戏的主角是老人。
    老人本是消极的,原本想女儿的将来有了着落就去陪伴死去的老婆,嗜酒、不注意身体,还不肯让女儿知情。女儿一直以为父亲很健康。但被男人发现。
    籍由老人这条线,男人和女人在细微处产生了点点感情,男人想和女人分享一个爸爸,女人终于从失恋中脱身,笑着答应。
    最后的家族旅行,老人说:“还要坐个人就好了。”
    “谁?”
    “我孙子啊!”

    之后是一家人开怀的笑容。


    2004/07/30 20:44:29  2小时40分钟   
    我不会在这里呆这么长时间的,尽管我可以。
    我给了她10块,然后就有了这些时间。如果我用完这些时间,她会还我2块钱。
    我可以拿这2块钱去买一杯我喜欢的椰子汁。黄振龙的椰子汁。
    这样你可以知道,我还是在广州。
    那么,你知吗?我现在呆的这个地方,一个小时的价钱是多少?

    从中华的六楼下来,观光电梯上只有我一个人。这个,是第一次。
    从六楼到地面,都是我一个人。
    今天居然睡到了下午5点半,醒来找不到TT,终于还是决定,出门走走。
    换鞋的时候有脚步声,果然是TT。
    还是出来。花5块3毛买了本南风。因为上面有我写的一段话。我实在太自恋了。
    只是预告而已。
    那么,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买6块的南风只花了5块3?
    这个,提示一下:是我上中华6楼的原因。我在那里买了很多李碧华。
    今天老板的儿子也在。看了很久BLH的今天,看到小男生有点兴奋。其实我真的不是同人女,我正常地恋爱。

    突然想到有个说话很直接的人,他如果知道我是个看BLH漫画会喈喈笑的人,那些话还说不说得出来。
    哈哈哈。
     


    2004/08/04 16:21:58  今天拼命更新了LINK页面   
    我居然做到了~TOT,生手怎幸福,为这个感动!


    2004/08/11 9:12:04  晴   
    现在广州的天气又要开始持续高温了吧。
    忙碌是件很XX的事情,忙得没有时间想什么事情。
    蚂蚁 围住了我的饼,其实我不知道那有什么好吃的。这么多天来昨天才安稳睡了一觉,很舒服,没做梦,早晨起来也只打了三个喷嚏就没继续了。
    因为吹头发花了时间所以打车过来上班,结果司机非常好玩,不是本地人,女司机,开车冲得很,自己抢了红灯,还在骂旁边开来的车:明明换灯了,还开你X!
    ^_^,比那些没事扯你闲聊的司机好玩多了。
    快下车的时候她还一边开车一边听电话,还真是有信心。保佑这个家伙表出事的说,^_^。
    TT说周末请我吃饭,我还没想出吃什么呢……慢慢想去了。


    2004/08/16 22:58:49  今天的日记   
    出门时是8点32左右,又等了一会车,进站时塞了几分钟,我的对策就是狂奔.
    还是没有迟到吧.
    等车时的情景停留了几秒.民工扛着工具,捧着拉肠吃在边吃边等,有点点感慨他们的为生活奔波,一时间想开了,究竟是为生活努力的人比较好,还是直接看到生命背后,终究是场空的结局.
    结果那个看起来只比我父亲年轻一点点的民工先生,把满是汤汁的饭盒,甩在了脚下----三米远外的垃圾筒饿了.
    究竟,是无公德,还是他根本----没概念?
    所以无知终究是可怕的.

    早晨停电,上午也停,中午便是4人的聚餐时间,2楼是我们的饭堂.
    再几个月,公司便搬了.
    姚姚说到,07年或者08年会搬来广州.那一刻摇摆不定的感觉终于离开.我还是选择了留下来.
    吃完饭还是断断续续地停电来电,我抱着柯南看得百无聊赖的时候黑黑叫了我一声----落落来了.去年没见到,今年总算如愿.
    她174的个子让我仰望,我眯着脸装小孩.嘎嘎.
    她们说的上海话都听不懂呢.

    前几日加入了CURE,现今去那边长住的希望却小了.
    下午便是TT一起在中山路上来来回回走,看了<<羊城寻旧>>才知道原来中山路果然是有意义的一条路= =
    然后吃了拉面看了女医生档案还是被TT拉到了网吧.

    哦耶,小人物的一天又要结束!


    2004/08/30 16:59:57  我竖线!   
    我真忘了,7月中是灵魂出没的时间了。刚才和姐姐聊天才知道,昨天晚上,不,应该是今天凌晨,我八成是撞鬼了。
    凌晨3点左右,我写到被撞的人从车下爬起的细节,先伸出手来……这些样子,突然脑袋像有什么进入一样,忽地和眼前的世界拉开了距离。
    想起小时候常有这样的遭遇,没有在意,觉得是太晚了的缘故,打算关灯睡了,可是手里的故事正顺手得很,放不开,站起来按摩一阵,又继续写。
    却不行了,那感觉太离奇,很多年都没有过了——小时候确实经常有的感觉。
    后来终于写完一节,脑子里满满《异度空间》里的画面,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写这种角度的故事。突然起了寒意,发现空调并没有开。中途TT起来如厕一次,恍惚在剧情里没有出来。
    脑袋的感觉更奇怪了,站起来边走边按摩,那感觉还是不去。
    渐渐远离的感觉,又像看得更清楚。
    还是关灯上了床,依然在构思情节,几度想爬起身来继续去写。终于打消。
    继续想情节,想着想着感觉背后有什么,转身只看见客厅透过来的微暗光,空荡荡。
    笑自己多心,突然怕鬼,不过写个意想出灵魂存在的男人的故事,就这么投入了。
    睡一觉醒,已经正午。又趴着写了一段,翻回去看,感觉颇对。鬼不知自己是鬼,人不知看到的不是人。
    亦不是鬼。

    刚才与姐姐聊天,才知道,昨天竟然是7月14,今天是送鬼返地下的日子。
    无怪今晨的怪异感觉,莫非是哥哥在散步么。
    哈哈。


    2004/09/07 10:00:53  昨天   
    昨天,在网吧看了《野蛮师姐》,因为没感觉,用快进过了,就看到《喜剧之王》。
    想哭。
    “不上班可以吗?”
    “你养我啊?”

    尹天仇没有说话。

    但是他还是追出去了。
    “我养你啊!”
    “照顾好自己先吧,傻瓜。”

    尹天仇把所有的积蓄给了飘飘。飘飘拿走了《演员的自我修养》在TEXI里哭得好心酸。

    我便在这里想哭了。

    电话响了起来。看时间,是11点半,我知道是姚姚。我说今晚给他电话。可以已经快过了今天。
    接过,他果然生气。
    可是,是我错。
    一天的工作下来,我突然很想很想看电影。电影院去不起,就去网吧。QQMSN之类连看都没看一眼。
    直接看电影。《野蛮师姐》的音乐还不错。
    还是到了《喜剧之王》的三个便当。念念不忘的三个便当。

    死车尽早突然把我日记里的话发给我看。
    想起前几天在同学录上宣传自己的主页。他来了。
    那是每天生活的开头部分。
    又聊起,第一次看《喜剧之王》是高中那年在班长家里。因为闹哄哄的,当年没有看出味道。四下是麻将声,油烟味和食物的香味离别的气味。
    又说一句,5年了。
    和死车都“……”了。

    这个月出粮之后就去订票,月底去内江,和成都。
    很想去。很多顾虑,比如他家里的气氛,那是个怎样的城市等等,我都懒得想了。我一旦决定,就什么因素也不想考虑。
    月底除非,下个月返回这个城市。大城市。大到无边无际。

    大爹的病,还是没起色。脑溢血是很恐怖的东西吧。人生到末尾,不是横祸,就是病痛,或轻或重的。
    打电话给堂哥,已经成家立业的堂哥在电话中相当稳重。我问他:“持续多少天了?”
    被听成“花了多少钱”:“1000多一天!”
    是的,就是这样。即使更在乎父亲的病,也不能不心疼钱。那么多年的积蓄,短期花得低朝天的感觉。
    就是人生。
    我知道自己出生的地方的收入水平。大爹这一病,家底都会被淘空。幸好二堂姐家里还稍微富足。她嫁了个能干的老公。
    又想起,大娘为了方便老伴晚上上厕所,特意买下我家楼上的空房。
    还没有入住,已经撑不住病倒。
    我那个,带大我妈妈和自己4个孩子的大娘,一辈子的泪水,都会被孤独淹没吧。
    怎可如此突然。
    再想自己,养自己尚且勉强的这点收入……

    未来是什么东西?

    谁能告诉我?


    2004/09/11 9:44:10  《暗弓之尖怒放的花》   
    设定人物:
    滕默,我以我角度,综合我与两个表妹的生活,塑造出滕默。经历了许多不幸福……
    马斯,原型自然是小马。滕默会爱上他,但是只有彼此知道。
    马雅,优雅而容易受伤害的,经历太多太过洞察世事而曾经不快乐的女人,认识滕默和马斯之后,她开始改变,她会是我着笔最多的人吧我觉得。原型,也不用说,是我的菁菁。
    以上三人便依照我们三人来设定,是大学同班同学。
    甄翼飞,滕默的男主角,从年少一直深深地沉睡在滕默地记忆里,从未离开。


    2004/09/13 0:06:36  开通一周年   
    留个纪念。

     

    分享到:

    评论

  • 中华选秀网---2007年最热的选秀/选美活动尽在中华选秀网<br />http://www.86show.net<br />
  • 来自博印网的问候 你想把你的博客文章刊印成册吗?朋友,我看你的博客写的不错,有兴趣把文章整理一下,印一本你自己的书吗?一本两本都可以,你只要上www.bookbring.com就可以拉。服务,品质,价格都很不错,不要犹豫,赶快来试一下。<br />
  • 支持!祝新春开心快乐!!<br />
  • 很棒!与众不同!!我们做个朋友吧!!!欢迎回访,谢谢!<br />
  • 王子要把博客搬过来么?<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