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年的末尾 - [描述海岸]

    2007-01-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iny7days-logs/11730318.html

    2003/10/27 下午 04:08:25  养猫饼干   
    我发誓它是第一只咬到我手指的猫!
    TT买的,跟TT比较亲热,不爱在我身边睡却喜欢在TT肚子上睡!我一抓它就跑。
    晚上叫起来闹死我了!今早又感冒,现在似乎又好了。
    赶了几次末班的地铁,看对面玻璃里自己的模样,时而美丽时而憔悴时而BT!
    昨晚流了眼泪——如小孩子,受了委屈般地哭了。只因为姚姚说了句玩笑话。
    也许真的是那样,越幸福的人越像小孩子。
    只是我遥遥无期的试用期,也太奇怪了!却又不知道如何问起,总被一阵掩饰给打发了!
    我不满起来了。这样,对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我很郁闷。
    2003/10/30 下午 08:13:29  又说我懒了   
    其实不是我懒,这几天叶子打不开,然后我又忙着到处骂人,嗯,骂人!
    我最近是喜欢上这个了,骂完之后再把自己的帖子删掉,说,我要保持我的光辉形象!
    嗯,要开始准备回学校了,5,周记又拖了。快记下我现在做了些什么?写完了那些栏目,选了N多稿子。
    啊!自己没写!
    饼干太可爱了,虽然我还不习惯与猫同居,但是忍不住想把它养大~~养大以后呢?不知道。
    真的很久很久没写东西了啊~我是不是太懒了点,也不画东西了,成天就空荡荡吃了上班,上班了睡觉!
    就是比以前在学校多了样——上班!
    哎!不过好累!这样下去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啊!
     
    2003/11/21 下午 01:51:02  你好,我现在不在家   
    我在距离家100米的网吧。
    来的路上遇到了四条狗在遛弯,它们相亲相爱。
    这么简单的小地方,我生长的小地方。
    为什么惟独我,不象这里的人呢?

    我22岁。
    在我印象里,这个年纪是很大很大的,很老很老的。
    但是我。
    却依然象个小孩子。

    我不想写什么。很多东西,突然写不出来。

    2003/11/25 下午 04:54:21  在一个地方想念另外两个地方   
    我又回到了广州。
    在饼干一声长一声短的叫声里睡了4个小时,然后把吃的带到了办公室。
    在一个地方想念另外两个地方。
    以后呢?会不会三个?四个?
    有想念的人而不熟悉的城市却不会去想念吧。


    2003/11/26 下午 06:22:29  去年的今夜   
    很漂亮的画。看着这些真觉得那些自以为有名的“插画家”真是狗屁。
    我是说《去年的今夜》,平凡淑芬的作品。
    他们说的圣诞,去年的圣诞,我在花溪里醉生梦死。去年的圣诞我在等姚姚寄围巾给我。
    而今年,日光浴,衬衣,朝九晚五。我在广州过圣诞。
    即使是这样的圣诞。
    又想起那年的话剧,我扮演的威尼斯商人,我说着奇怪的话。
    哪天对着电话说: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然后说英语,重复、重复。
    我在火车上不停地念着。仿似咒语。
    我又想起了老哥,那个花言巧语。我跟他有着完全不同的观念。他的感情简单而深厚,我的,他说,芝麻你得给我画张地图。

    在萧萧介绍的站里,又看到了素,想了很久想起她的名字叫赵芬。却不清楚我跟她为什么从无话不说,变成陌路。
    鸭子还是好吃的,豆腐也是。
    我得走了,TT在等我吃臭豆腐。


    2003/11/27 下午 06:22:42  今天是感恩节   
    我的手机停机。所以收了短信回不得。
    这样的感恩节。
    昨天拨了个远方亲戚的号,在包里,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于是一直打到零分。我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只能傻傻地笑。气。急。
    回不了感恩节的短信。

    又是江南的臭豆腐。昨天写到“豆腐”才想起和TT约好的。

    我开始决定写那篇故事。陶瓷、琉璃、墓地和,相爱的灵魂。
    虽然我丢失了最喜欢的那支钢笔。
    现在我用圆珠笔。一直写。
    我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故事。
    笑着离开。


    2003/12/12 下午 03:53:04  有些担忧   
    我说的是饼干。昨天晚上只是比平时不安,不知道它要表达什么。
    叫得很凶。
    早晨起来看到它,已经很虚弱了。
    我觉得害怕,害怕失去。
    原来真的,如此害怕失去。

    过年才能见到弟弟了。
    我说,我现在的感情已经安宁幸福。所以我再没有那些穿破的文字用于爱情。
    这是对素说的。
    她那样反复写着不够安宁的生活与爱情,也算是幸福吧?


    2003/12/13 下午 05:05:07  终于   
    昨天上班时想起饼干的脸,觉得一阵强烈的悲伤。
    终于还是失去了那张小脸和那双眼睛。
    抱着它的感觉依然真实。
    终于它的眼睛再不发光,哭了。
    如此脆弱的生命。


    2003/12/18 上午 11:15:28  已经是12月18日   
    原来以为还远的圣诞,只剩下,一星期。
    重读了《东爱》,终于明白了之前不明白的东西。

    都市男女的爱与哀愁、冲动与顾虑、压力与无奈……在柴门文细致的画笔下层层扑开来。
    被带有野性又无比优雅的莉香完全吸引几乎要把她当成人生路标的同时,又被完治的安静优柔、深藏的汹涌感情冲击得时而愤怒时而悲哀时而忘记思考;被三上内心的极度寂寞同化的同时,又被内见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下不自觉地接受伤害的挣扎心理打动……
    着墨不多的阿梓、和贺、长崎等人的形象同样分明而真实。尽管已经很爱很爱日剧里的所有画面与旋律,却更爱一遍又一遍地阅读这个,漫画里的爱情故事。

    目前的居住状况,是我,TT,还有罂碧这可爱的馒头。

    我一天一天过着,正常的摩擦出现又出现,终没能影响我什么。因为我从来不属于任何地方。

    喝感冒药觉得像喝蜂蜜……我真的越来越XX了。
    如果是TT,她会说,好叮当啊好扭曲啊,好抽筋啊!真是好玩的人啊好玩的人!
     


    2003/12/19 上午 11:09:20  我是藤藤,你是芝麻   
    早晨起床,刷牙。是在第三次从床上坐起来之后。
    昨天晚上上床的时候居然又是12点过。
    馒头今天会回来吧。
    其实我刷牙的时候一直在想饼干。它那么可爱,一直围着我的脚转着,叫着。它对我说什么,我却不知道。
    每天开门进去,总是习惯性闻一闻,以为还是有那气味。饼干的气味。
    可是没有。
    可是又有,我现在就闻到了。
    它没有闭上的眼睛,它僵硬的身体,一直在我的眼前晃动着。已经没有了悲伤,可是那画面,挥之不去。


    2003/12/29 上午 11:38:06  在开始之前记录的   
    在路上,看见,乞讨的孩子从地面往上张望的脸,我想起的是饼干。
    那眼神,原来是乞求。
    我始终闻得到它的气味。

    在状元坊门口差点被偷,包包口子的窄小,和我及早发现,免去了。但是啸啸却在第二天遭遇了。
    亲爱的,不要哭。去骗谁吧~~

    突然很想一个人呆一段时间,只有一个人的地方。我的心情就好不起来了。是的,毫不起来了。
    伪装日本人乞讨的生物、白发的老头子,不停地朝着过往的人磕头。
    我住在窄小的房子里,拿着什么也不敢买的工资,做着麻木的事情,写不出花样句子。
    没有什么动听。
    每天早晨起来,喷嚏的响声似乎就是一声一声预示了将来的日子。

    我没来由DI低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