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住在一间很小的房子里,房东将原来的高层三室一厅布局打乱,用木板隔出了8个房间,我租到其中最大的一间,有两个8平左右的房间加一个6平左右的阳台。其中一间用来堆东西,对着阳台是原有的玻璃拉门,永久敞开。另一间当卧室,放了衣柜加电脑桌,床头在窗户下面。这一间曾经是厨房,所以窗边的角落还有水管。

    住久了,因为空间的狭窄,就把寂寞的感觉放大了无数倍。

    网速很慢,因为至少有7个人都在用,无线的有线的,那就开了迅雷拖剧看。这段时间看了前所未有的多的剧,随便问吧,这几季的日剧几乎每一个我都看过。

    很想换一间正常一点的房子,正常大小,可以跟朋友坐在房间里聊天而没有压抑感,还可以把赵昀彻接过来。附近有家儿童用品店的门口站着一个奥特曼,每次看见,都觉得赵昀彻会很兴奋。

    最近的那次是上次回家,第二天就要离开的时候,我独自抱着他入睡。他睡得迷迷糊糊嘴里还在念着奥特曼。他已经能接受我独自带着他睡觉了。三年多来唯一的一次。

    开会。然后下班。

  • 紫色补充 - [描述海岸]

    2009-07-25

    紫——以你纯净,将我救赎

    《紫屿之光》 完成于20097月24日

     

    这是偶像剧化最厉害的一篇吧,甚至自己都已经给文里的人物选好了扮演者。写的过程中连我自己都没有弄明白到底谁救赎了谁。后来才想明白,乖仔的纯净只是引导,真正令盗贼们获得救赎的其实是他们自身的纯净。

    纯净比贪恋自私都难写,我算是体会至深。

     

    谢谢星星

    谢谢萧萧

     

    谢谢神木隆之介

    谢谢冈田将生

     

    ……总算把最磨人的这篇给磨完了!

  • 通关遇险 - [废话仓库]

    2009-07-23

    ·用饭否,饭否被封,用嘀咕,嘀咕升级。只有叨叨暂时无事,可就是不爱呀不爱。

    ·“爱·直播”工作室,“隐形格子”系列,“占星”系列……随着八爷的辞职,就剩下咱一个……

    ·“占星”要换出版社,报选题审批一个月,稿件送审40天……9月开始能正常按周期上市么?TOT

    ·趁机把这个名字改掉吧!群众智慧请出手!

    ·遇到了好作品,但担心推不到应有的最低水平,冥思苦想“怎么做”。

    ·嘴巴上长了火痘,嘴唇被带着肿起来了……毁容了,谁也不想见TOT!!

    ·继红毛猴子后,右右同学被顺利拉下水:“这个米粉,杨浦的外卖送不送?”吃豆捞的时候:“要把对面木粉打包过来涮汤吃火锅肯定不错。”说附近的骨头锅不错的时候:“好,打包个米粉过去吃!”——豆捞坊哭了,骨头锅哭了,武妹娘笑了。

    ·招牌白底红字:“米粉。”

    ·“菠萝船炒饭”、“香芒炒牛柳条”……我变成水果炒物的fan了!

    ·把一周一回顾的活动给忘到今天了还没去更。豆瓣也不设置个点击量给我看看。

    ·突然对兰陵王前后的历史感兴趣起来。

    ·面对纯粹到这种境界的作者,那谁谁谁自称少数的,可以跪下了!

    ·香港又办书展了……CHINAJOY也快开了……能不能别跳这么厉害?

    ·背后灵影分身无敌吐槽收纳箱的拥有者幸福无比。

    ·书太多了看不完,到底从哪里变出了这么多的书啊!阅读计划制定中。

    ·故事会作者求你别再给我投稿了……orz

    ·荒山野岭是个好地方。

    ·开心网买房子资产过亿了……

    ·隔了这么长时间还在挂念映色的同学们,我很感动。

    ·定时发困,倒头便睡死的状态。

    ·《转转》真是一部可爱到无与伦比的电影,想一分钟笑半小时……

  • 病了两天。

    早晨觉得浑身不舒服,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了。兴冲冲地工作了一会越来越不对劲,想起这个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八成是发烧了。一明白这个缘由,立马就没了精神……这是心理因素对生理因素的影响实验么?上午开了很久的会,虽然远离空调还是被冻得神魂颠倒,也不想吃饭,在烈日下走到遥远的药店去买药也没出汗,结果药店老板一听“发烧”就不肯卖药给我,建议我去医院,结果只好随便买了盒感冒冲剂。回去之后喝了好了点,可座位就在空调下边的发烧者想要靠一包感冒冲剂好起来是痴人说梦。

    因为晚上是八爷的欢送会所以坚持着没请假,昏沉沉捱到下班昏沉沉跟大伙到那个巨大的包厢昏沉沉吃了几口菜喝了几口酒就直接想往地上倒……冲进厕所呕了一会想站起来就扑通——旁边就是墙,扶住了!于是没撑下去,中途离席,沐沐送我打了个车回家,随便洗了个脸就直接扑在床上,卷了厚厚一层被子,烫得像进了炼丹炉,还是木有出汗……早晨醒来一点力气都没有,跑镜子前一看,艹,满脸都是睫毛膏……

    昏昏沉沉醒了睡睡了醒大半天,饿也饿得头昏了爬出去在空无一人(过饭点了)的金饭碗喝了个粥,强行咽下了一大碗白萝卜(坚持认为吃萝卜比吃药管用的人),又去买了退烧药和消炎药(牙龈和嗓子都在疼),阿莫西林还不让买说要处方,还买了个体温计没事就量着玩,一量,38.6°C,怪不得我神志依然那么不清醒嘛……莫非真的要猪流感了?吃了药过了一阵又量,立刻变成37.5,等我准备出门去见右右的时候又量了一下,居然就变成37了!有没有这么速效的药啊……

    见到右右之后带她去吃津市牛肉粉,路上有个男的捧着一束花一样的东西经过,因为他捧得有点高度158藤看不真切,但一眼扫过已经肯定那一束东西里的东西绝对不是花,于是我对右右说:

    “那人捧着一束包子……”

    “……那是一束熊……”165以上右右BS地看着我。

    后来被嘲笑了很久“一束熊都能看成一束包子的人!”

    其实我只是饿了!!!

  • 饭否会坏掉。又不能更了。上个月也是这几天。

    于是我只能跟饭否一起DYM地跑到这边来更。因为只是小牢骚而已实在觉得正儿八经更篇日志有点过头了,但牢骚是不能忍的。

    昨晚看下了很久的眯眯眼美男的《冰之花》,不太喜欢这种反复给凉子姐姐特写的拍法,不过剧情比较有悬念,以为已经知道真相了结果发现又是个圈套……尽管如此我还是直接就在高枕头上睡着了!!然后在半夜两点“惊醒”……

    这是种什么滋味呢?简直没法表达出来!不过意外发现下了一个月也没下完的《鹿鸣馆》终于拖完了最后的1.4%,袋鼠妈妈正在生仔,牧草刚熟,奶牛刚待产……其实我不需要这种半夜得来的资产好不好?不睡觉会死的!

    大半夜的还得跑过去洗澡,大半夜地看见房东留的纸条说要办出入证不然以后不让进了,然后房东很业余地没有写明日期,我觉得很困惑,他说的明天之前到底是什么时候?纸条又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整个有点神志不清。当然,谁大半夜地“惊喜”起来发现一脸的隔离霜都没洗掉,谁都不会神志清醒吧?

    早晨穿了件新买的衣服过来,结果发现领口好低!在公车上那个不自在。到了公司我就在领口别了个回形针,把那两片布片儿给往上拉了一拉,这景观可真够别扭的!

    请给我一个床!数到3我肯定能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