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个被盗的梦,我是这么想的。

    被盗走的有提包和饰品。提包里有一些现金,身份证和银行卡。其他的都是些零碎的小东西。饰品有一些以前水晶癖时收集的水晶,也有几件朋友送的。在梦里“身份证”和“银行卡”属于“不可丢失的物品”,原因是“需要用身份证办理登机手续才能回家”,“取出银行卡里的钱来给彻彻买玩具、过年”。在我心里,能回家最重要。所以很快这两样东西就被还回来了。而惦记过的“钥匙”并没有一起还回来,那只是一串在魔都租的房子的门钥匙罢了。

    “饰品”,算起来是“身外之物”,但其中最喜欢的耳环和簪子,被破坏后留下了。表示割舍时会有一些破坏的力量,但还是失去了。

    之后追加了的未丢失物是一部廉价“手机”——几年前商场打折甚至只卖490,现在已经被我用得残破不堪,不知能否卖到49的价格?因为它的不值钱和对我有用,所以它“躺在枕边没动,盗贼对它不感兴趣”。不然我可不记得什么电话号码。

    再次追加的是枕头下面的“手表”,老公去年送我的生日礼物。直接就枕在脑袋下面,自然不会被“趁着入睡入室盗窃”的贼们偷走。价值不知,但不能丢。

    而“电脑”“游戏机”“相机”“mp3”“u盘”等等,这些个电子产品(?)梦中的我根本就不曾拥有。没有的东西当然不会丢。即是说,这些东西连存在然后失去的机会都没有,从一开始就是“无”。我不需要他们。

    看吧,我需要的就是——回家、彻彻的玩具、老公的礼物和电话号码。

    除此以外,一切都失去也无所谓。

  • http://www.weixiugz.com/princeche/son.htm

    我的日记本又可以写日记了。

    我继续委托妈妈替我写。

    对了,我是赵昀彻。

  • 映色工作室编年史

    2006年3月
    远藤花谢在珠海创办工作室,“映色”这个名字是从上报给文化公司备选的一堆名字里挑出来的。那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名字今后会承载这么多的感动和怀念。

    2006年7月
    与文化公司合作推出青春文艺图文志《映色》,以高质量文章及极其精美的装帧、插画,在读者中形成非常大的影响。
    工作室办公室外面就是海。下班时候的消遣是去海边散步,偶尔能听到来自海上的渔船汽笛和疑似来自对岸的不知何用的阵阵钟声。

    2007年3月
    工作室由珠海搬到了天津。由南到北的旅程如此遥远,犹如顺着海岸线一路蜿蜒北上一般。

    2007年7月
    第12本映色音质号由21世纪出版社出版。终于有了名正言顺的一书一条目。而扫过办公桌上整齐的那一排从光源到音韵的映色,除了感叹转眼一年已过之外,还欣喜即使没有正式书号,这一年里映色依然以它的独特和卓绝吸引了无数读者。

    2007年12月
    柳星和陈渔一起加入映色。对展架上一排排的图书爱不释手,真想偷它几本回家。
    “陈渔是天然呆!”“柳小星是毒舌吐槽王!”……嘛,这都是后话了。

    2008年6月
    终止了与文化公司的合作,也让《映色》MOOK的历程凝固在了22期这个点上。甚至不够两年的分量。
    快离开天津的时候城里一直扬尘,迷茫一片的不仅仅只有映色的命运。

    2008年7月
    映色工作室正式转战长沙。成员有远藤花谢、柳星、陈渔和临时客串的小川、夜游宫。开始在长沙无数的文化公司间逛来逛去,却总是缺了点什么,让映色不能再次成为映色。

    2008年11月
    长沙之行无疾而终。远藤花谢远赴上海寻求突破。柳星回到成都。陈渔搬离了那个三人一起生活的出租房。
    天各一方。

    2009年
    远藤花谢说:“其实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本映色那样的书。现在映色已经过去了,我也开始找不到自己的目标了。”
    柳星说:“好不容易找到自己最愿意走的路,真舍不得就这样放弃。”
    陈渔说:“和你们一起做喜欢的书是我的梦想!”
    依然被紧紧凝聚在映色之下。

    2009年12月
    距离映色的消逝已经过了一年半的时间。
    之前那么多无疾而终的计划,那么多尚未派上用场的准备,那么多积蓄已久无法宣泄的力量,那么多的期待和等候……终于,盼来了某人石破天惊的一句话:“我们让映色重生吧!”
    这个某人,自然就是忘却鱼鳞。

    2010年1月
    映色的专属论坛在忘却鱼鳞的支持下建立了起来。新成员雾山加入。远藤花谢决定由忘却鱼鳞和柳星主要接手映色的事务。从论坛开始,关于映色的各项计划缓慢却有力地推进。而仅凭一个论坛便可看出,除了工作室成员之外,还有那么多的人,在隔了这么久的时间之后,还被映色团结在一起。还有那么多铁杆粉丝无怨无悔地支持,还有那么多作者怀念和期待。
    这个时候,才开始深深明白。
    映色工作室,不是编辑工作室,它的成员不只有远藤花谢、柳星、陈渔,和后来加入的雾山和忘却鱼鳞。
    映色工作室,包括了愿意投稿给工作室的写手画手们,包括了论坛里争相分担编辑工作的版主们,包括给论坛带来人气和热闹的会员们,包括所有曾经认识映色、并在心里留存了一份美好的人。它包括这些人,也属于这些人。有这些人的存在,映色工作室才能成其为映色工作室,并且,永远不会变质。

    2010年,之后
    属于映色工作室的历程,从此告别编辑们的独自奋斗,需要有更多喜爱映色的人来参与和贡献力量,这样才能走得更稳,走得更远。
    创造奇迹之类的话,说出来,总显得有点年轻单蠢,却又最容易点燃心情隐藏已久的热情。那么对映色,是否也可以加上一句:“让我们期待大家的力量所带来的奇迹吧!”

    http://www.weixiugz.com/viewthread.php?tid=69&extra=page%3D1

  • 多心的藤仔 - [废话仓库]

    2010-01-14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清唱青葱岁月里的一曲骊歌

    《冬暖》海鸥飞飞

    世界太大而我们太小,烦恼太多而温暖太少

    斑驳无垠的时光里听不见来自明天的号角

    冬天的寒冷在你的目光中灼热地燃烧

    你给我的未来太美好,以致我流连着温暖逃不掉

     

    “隐形格子”系列再度出击,人气青春作者海鸥飞飞带来成长中绝对真实体验,烦恼忧愁自闭症的小孩会不会有在阳光下展开笑颜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