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 [废话仓库]

    2009-05-30

    今天的话就都说给你听吧。呐,我说,我今早8点多就起来了一趟,原因是赶着上厕所。回来又睡了一觉,再起来已经是11点半啦。昨天搬进来的瘦小姑娘已经把堆在外边的东西清理掉了。然后我热了一个楼下家乐福买的粽子吃掉。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没有跟你说过,我现在住在一间厨房里,魔都的厨房租金都好高呀。但我现在要去用微波炉热个吃的都要穿过两道门,真没有想到自己在被娇惯了之后还能自如地住在这样的环境里。

    后来我又清理了垃圾放到门外边准备出门的时候带下去,结果我再去上厕所的时候就发现我的垃圾不见了。可能是隔壁的好心人帮我带下去的吧,可是这样我那满垃圾袋的零食的残骸就会被发现了呀!其实也没什么零食,主要是饮料,我前几天去家乐福扫荡了一车的饮料回来,现在还剩着很多呢。

    后来我还发现了我阳台原来是有下水道的,这样我就不用把水接在盆子里然后再倒到厕所去了。一下子觉得好方便,兴致很好地把下水道附近冲了个干干净净。

    再后来我就坐在电脑前发呆,看网页,听青山黛玛的《在你身边》,听到我都想吐了。其实这首歌很好听的,被梁静茹翻唱了一个,叫《如果没有》,整个变得不像一支曲子了。

    然后我就想啊,你永远也不用长大了,我们却还在这里挣扎着。

    对了,有件事还是要和你说一下的,就是我现在呀,感情出了很大的问题。奔三的人了,现在却还被感情问题弄得成日都是忧郁,叼着根烟在这里如痴似醉,虐在其中。其实只要我肯软一点点,回个头很容易吧。如果是你的话,肯定会在我看似强势的自作主张之后说,“其实呀,我觉得你对自己好就行了。别想太多哟,摸摸。”

    其实我都不用跟你絮叨这些的吧,你都知道的。虽然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之一,可我知道你会关心我的。

    好啦,我不烦你啦。

  • 身外 - [废话仓库]

    2009-05-29

    巨蟹座的人很容易给自己的心情找到出口。对我来说,群聊(当然是人数不多互相都默契到一定程度的小群)和私密日志足矣。无意间发现的一个空间,可以选择让不让想了解我写些什么私密话题的人了解我。太过赤裸,不是所有人都承受得起。

    所以bk反而被我搁置了。

    发生了太多事,忽冷忽热阴晴不定是巨蟹座的优缺点——别人以为你已经忘了,你依然虐在其中;别人以为你难以自拔,你早已经抛之九霄云外。

    但是星座是不能太迷信的。能完全不受星座影响的人生占据着很大的比例。打破不打破并没有好坏之分。

    前一阵,做了一个不得了的决定。原以为自己心里如何也是不能割舍的,一旦放下,每一次,速度快到令自己吃惊。人不能免俗,要顾虑的太多,但当冲破最后那到关口之后,一切都可以坦然接受。

    在贴吧看到一个回帖说,我给自己压力太大,迟早有天变得不是女人。显然这是一位完全不了解我的人说的话。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还是想对他的关心表示感谢。我说过我有小范围里的私聊群,即使有压力,也被那群可爱的人化于无形了。所以,请放心。我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所有的部分,都是货真价实的“女人”。他们最明白。

  • Call me teng - [光华瞬间]

    2009-05-18

     以《映空》之名,给天空以色彩,给微风以流云,给星辰以光芒,给我们的所有悲喜以纪念。

    ·星轨——晨曦照常升起,时间像海波汹涌,星辰将在夜中守望,那既定的轨迹。
    >>>以星座为主旨的小说。5000字左右。

    ·北辰——那样一颗明亮的星,让黑夜也在其光辉中无眠,忍耐地低首。
    >>>各类作品中的佳作,文学性强、较有深度的小说。8000字-15000字。

    ·迁徙——候鸟在天空遁绝了踪影,流云消散,花蕊开了又谢,而你早已不在。我不知道我心里有什么在动荡。我不懂得它的意义。
    >>>各种类型、各种题材情感小说,5000字-12000字。

    ·蜃楼——东望云海,荡摇浮世;西见山色,叠岭缥缈。谁人一纸南柯,让我甘随蜃景到云霄。
    >>>阅读轻松、画面感强、有意境的幻想小说。5000字-10000字。

    ·九曜——待你璇字珠玑盈盈处,九霄碧翠皆凝华。
    >>>中长篇佳作连载。20000字以上。

    ·荧惑——是什么指引着,把地平线上许多燃烧的星辰,都带到了我眼前。
    >>>散文类。500字-3000字。

    ·天象仪——总有一些脉络可以让我们溯流而上,找到那片独特的星光。
    >>>文艺性强、有独特内涵的书籍或影片的评论,800字-3000字。

    投稿须知:
    1.所有来稿均需为原创首发稿,不得一稿多投。投稿时请尽量用邮件附件形式,并请在邮件标题注明稿件名、文/图、长/短篇、CG/摄影等。请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笔名、QQ、电话、常用邮箱、详细地址,以便与你取得联系。注意:《映空ShowingSky》现阶段只接受电子邮件形式的文稿及图稿。
    2.十五个工作日内没有收到答复可以另行处理。
    3.本刊对来稿保留修改权,不同意者请预先声明。
    4.征收CG、摄影图片,图片投稿请先发送200K大小以内的样图。
    5.稿费:小说80元/千字起,其他60元/千字起。黑白图80-100元/单幅,彩稿200-300元/单幅,封面600-1000元/每辑。摄影按图幅数200-500元/套。
    6. 稿件一经采用,即于当期刊物上市后四十五天左右发放稿费。

     

    可别说什么,其实你就是什么类型的小说都收是吧?错了,穿越不收,宫斗不收,以及NC小说不收,故事会作品不收,古风只收极少量精品。整体上我的要求更不多,常识一点,感情真一点,不要YY就好了。

    读者定位:1320岁。

     

    特别提醒:
    需要面对面沟通的可以加我上班时开的QQ6708746

    Q传的稿件,里面要标明你的笔名、QQ名和QQ号。

     

     

    图文稿件均发往:tiny7days@qq.com  请在邮件标题注明“投稿,文/图,长/短篇,CG/摄影。”等。

    网站:http://www.ilive-ilive.com

    豆瓣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timetale/

      

  • 逍遥端口 - [废话仓库]

    2009-05-17

    过了难以想象的一周。生下来没想过会过一周这样的生活。

    然后今天去楼下吃了寿司,一个人吃掉6碟。其实叫我平时不碰寿司的人去吃寿司是有些浪费的。我吃不出鳗鱼和金枪鱼的区别。

    生活在改变,心境也是。就像是刻意追求戏剧化所以麻烦不断的SUSAN,那些小说都写不到的情节会找上门来。每次都找各种理由让自己远离,结果是一不小心就突然近在眼前。

    却只能到这里为止,再也,不能靠近半步。

    很多年前这一层痛苦就击中过我,多年来我似乎是脱离了这种痛苦的势力范围,但其实,一直身在其中。

    不知道怎么会,走到如今地步。

    网络出现了一点状况,于是心痒去了网吧,挑了背对大窗户的座位。很难得,3个多小时全部没有浪费。还在那个很多事情不能做很不习惯的机器上查看了星座命盘。前几天和人聊起过这个话题。他说不想去算,因为算到不好的东西会给自己很难摆脱的心理压力。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我全无所谓的算命会有人惧怕。

    不是说我不信,只是我更相信,命中自有定数,更有未知。能算到的是出现过的命运,而从未发生过的事,再高明也是算不出来的。像我这样可能比SUSAN更容易进入麻烦纠结情节的人来说,未知的可能太多了。想多了没用。

    所以我每天都睡得好。

    太阳星座是巨蟹,月亮居然是处女座,上升星座则是天蝎。无怪乎我的性格里有隐藏的完美主义和纠结成分。

    经过这一周,我终于明白了多年前发生而我始终也没弄明白的一件事。虽然做过很多不太对的判断,但是有一点我从来没说错。

    即使给再多的机会,选择即使表面不同,内在也是一样的。

    只是曾经的我,几乎不曾表现过巨蟹的特点。

    明天又是一个开始。

  • 任性 - [废话仓库]

    2009-05-07

    任性wilful; self-willed; wayward; headstrong; unruly ;capricious

      所谓任性,是指个人对自己的需要、愿望或要求毫不克制,听凭秉性行事,放纵不约束自己 ;抗拒、不服从外来的管教;不按照别人的要求去做,或者表面上答应、内心不服!

    百度知道连词语定义都有,不得不服。

    这几天赵昀彻生病了。发烧,喉咙发炎。小孩子的退烧药做得像果汁,草珊瑚给他一片,他就哭着说痛要下一片……怎么可以这样。

    突然想起,很快就一年了。去年的灾难月。

    一直在吃饱睡,睡醒吃,刷刷开心网,抱抱赵昀彻,打打DS,什么也不考虑中过了4月底和5月头。突然坐起,在赵昀彻和强强的吵闹中想了一些事情。

    今天露璐生日,她说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年纪了。不是不记得,是越来越不愿意面对。认识的时候我们念初中三年级,现在已经2009年,小学低年级的加减法,我们都知道自己有多大。过完今天,她就正式奔三。我只比她晚几个月。

    赵昀彻三岁半。

    再过几天,是“我出生以来地球上最大的灾难之一”的周年。接下来就是我狠心抛弃《映色》的周年。再接下来,是至今也不愿直面的事情的周年。

    那之后我的状况一直不见好。《Time Tale》是开端,很无奈地当了一次忽悠的主动方。即使是那么低的稿费标准也愿意给我稿子的大家却被我辜负了,似乎是这个交替期,全球金融风暴……才刚刚开始。

    这段时间一直以为会有让《映色》重新再来的机会,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在Q上、群里、MSN、BK留言、短消息等种种地方,被问起“《映色》还有吗?”到“什么时候做新杂志”等等问题,不少对话让我默默感慨大半天,我多半都是回答“机会还是有的,只是需要等待”,期间机会确实又出现过一两次,三四次,但没有出现有实际意义的下文。我也开始新的工作。刚开始,放心地收稿,到了半途才逐步看清楚阻碍。不断被提醒“机会已经有了,只是需要时间”的过程中,我在一个大的环境里,偷偷摸摸写完了《醉城》。那一段时间反而比较充实。

    然后机会似乎真的来了,经过不短的等待期,我心里紧绷的弦却突然断了。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我再次做出了任性的举动。当然,都奔三的人了,说是任性,其实就是对自己任性。

    内在实际闲散的这段时间,我有时候会想一些很实际的问题,比如《映色》的内容其实存在的问题,比如定位要再做怎样的调整来做到精准,总是想到半途,看看自己眼前的状态,就会觉得想这些根本就没有用。那已经是,过去的事。

    一方面,两方面,各方面,都是借口一样的限制,实际上在过去的这一年里,我什么都做不了。一直的目标是把赵昀彻带到身边,却因为我自己的种种任性行为,这个目标只能拖下去。

    每拖一天,我的焦虑感就增加一分。还有这样那样的,那样这样的情况总是出现。

    这次是似乎光明的前景被我稍有犹豫地放弃掉,决定作出的那一瞬,“管它风生水起还是风雨欲来,都与我无关了”的感觉,非常爽,非常。

    尽管是突然做的决定,可能考虑时间就是鸡血上升的三秒,但每一次我都知道是正确的。反而是优柔寡断的巨蟹框框,每次都让我觉得“早应该”。

    但是时间是实实在在过去了。一整年的时间,即使有再多的怀念,也是会淡的。更何况,在我内心,我们曾经做的那些都满是瑕疵,根本没有好到让人们长期地记住的程度。

    纠结又麻烦的性格让我在消沉与希望之间拉扯。话说起来,都奔三的人了,却总是做些幼稚的事情,抱着幼稚天真的心态,明知道问题在哪里,知道怎么做不会错,却不知道怎么做才对。

    而且明明心里纠结的是这件事,却用那件事作为理由去说出来。实在就是个最适合被吐槽的综合体。(来吐槽嘛,知情者们)

    接下来我也许会改一改状态,打消顾虑通过各类途径来做一些实在的事。把“被忘记有什么关系”的那一面打压下去。这样没错,是吧?

    那么,请给我一点点期待,来让我的HP爆满吧!